散户厌倦了做空 抵不住美股“短熊”将至

现实比电影更加魔幻。

近期美国散户大战华尔街对冲基金的经典战役上演“多空对决”。一贯靠做空套利的华尔街大佬居然被美国散户们狠狠地教训了一番,上演了散户反杀华尔街之狼的奇幻大戏。

不过,美国散户日前抱团的“神股”接连走出暴跌行情,带头大哥两夜爆亏1.5亿元,美国散户惨遭“血洗”。

可以说没有赢家。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做客《长盛时间》时表示,美国市场是机构市场,成交量的93%是机构完成的。最终这里面对赌的可能是散户对散户,可能是一个比较可悲的结局。

这次游戏驿站的炒作,只不过是带头大哥借用了互联网的号召力和动员力,发动了这样一场散户袭击的“闪电战”。这也是需要投资者和监管机构反思的。

最终对赌的可能是散户对散户

一只个股市值很小的情况下,集散户的全力是可以炒作的。

这次散户逼空机构,或者说散户做多游戏驿站这只个股,通过互联网平台发动号召群众运动——散户爆炒,这确实很吸引眼球,也非常具有跟风的示范效应。

去年10月底游戏驿站的股价大约是10美元,最近一个月开始拉升,尤其是最近十天左右疯狂拉抬,股价最高冲到了483美元。

短暂暴力拉升的背后当然有充沛的资金,但我们一定要注意这只个股的市值是很小的,所以要不了多少资金就可以控盘,如果散户集中资金一扑而上,能在短期起到群众运动式的推升效果。

不过,美国市场是机构市场,成交量的93%是机构完成的,散户比重很低,大约就是总交易量的6-7%,就整体来看散户力量是比较小的。

而且,散户背后究竟是真散户还是机构代表,比方说这次的带头大哥,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他代表的究竟是真正的散户还是背后有机构的利益,董登新认为美国证监会应该会调查。

在散户做多的过程中,然后又砸盘的过程中,董登新认为不会有机构解盘买单,所以最终这里面对赌的可能是散户对散户,可能是一个比较可悲的结局。

这次游戏驿站的炒作,只不过是“带头大哥”借用了互联网的号召力和动员力,发动了这样一场散户袭击的“闪电战”。

应该说游戏驿站的散户确实给美国监管层,同时也给了中国监管层启示。在互联网时代,投资者都能够非常熟练地驾驭线上交易,线上信息的效率之高、传播之快、之广,这可能是监管层忽视的新现象。

这种全新的市场结盟——在互联网平台动员之下的群众运动,尤其是“带头大哥”这样的人物,借用互联网平台带来的号召散户股东加盟,这种群众运动式的“暴动”炒作也是非常恐怖的。

它是否会构成操纵市场罪,这应该是监管层反思和研究的问题,例如将来市场操纵、股价操纵会不会有新的含义界定,并且是不是应该进行拓展。

对于投资者自身来说,互联网平台充满着真真假假的信息,这也是需要过滤和防范风险的。

美国市场上做空的力量非常强

美国做空的手段最基本的有融券,另外有股票期货、股票期权,还有一些专门的做空机构。美国市场上做空的力量非常强,做空的手段和机制非常多。

从2010年开始,美国诞生了浑水公司为代表的一批做空机构,这十年他们屡次做空,屡试不爽。

实际上,每次做空都有机构共同推动,而且是高度共识,每次做空都非常精准有效。这也使得做空成为了市场一股令人威慑的力量。当然也令市场的投资者产生了厌恶和反感,因为这种做空机构往往是暴利,而真正受损的是“小散”。

去年在新冠疫情百年一遇的大灾难面前美国复产复工非常糟糕,失业率上升,贫困人口也在快速增加,中低收入人口这一端在膨胀恶化。

反过来,美国华尔街为代表的高收入和富人的资产在快速膨胀,尤其是资本市场的泡沫化,使他们资产净值的增长非常可观,这使得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

尤其是年轻一代,包括草根、互联网一代,90后,他们确实有一种逆反心态,就是要挑战做空机构——他们所认为的“恶势力”。

这次游戏驿站的逆向思维,散户逆袭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底层或者说市场底层散户的真实心态。

2009年金融危机时美国监管层证监会也做过对于做空的严格限制,尤其是在巨大的金融危机面前,它可以推翻原有的既定规则,重新回归行政管制。美国政府依然会在自由市场的标榜之下强势行政干预,这是偶尔为之,但绝对不是经常的。

美国的市场是T+0的交易,而且没有涨跌幅限制,这是基于成熟市场加上多种渠道做空机制,只有成熟的市场才是可以承受的。

这个状况如果搬到中国市场来,很显然目前的条件是不具备的。

董登新表示,“比如现在我们只开放了股指期货ETF期权,但对于股票期权和股指期货,我相信还是要谨慎,另外在T+0回转交易和完全取消涨跌幅限制上,我们肯定要分步骤走,但大方向是不变的。也就是说,随着市场化纵深的发展,将来取消涨跌幅限制实现T+0回转交易一定是大势所趋。”

董登新认为,做空方面,随着衍生市场的完善和资本市场制度完善之后也会逐渐放开,但可能会有一个节奏,小步稳走,这样会更加安全。

游戏驿站这次的散户逆袭,是一个小市值个股的炒作,再怎么翻盘亏损的也是少数个别机构,但最终买单接盘的还是散户为主。

总体来讲,游戏驿站的散户逆袭不会影响整个美股大盘既定的走势。

美股“短熊”将至

如何判断美股大盘既定的走势?

董登新认为最关键是大家要寻找市场基本的判断信号,来了解下一步美股会怎么走。

首先要关注的是美国的证券化率,这个指标在美国历史上非常管用。美国证券化率,也就是美股市值占GDP的比重,在常态下大约是110-112%,如果高一点就是150%左右。

在2020年底(截至12月31日)美国股票总市值超过了45万亿美元,美国的GDP是20万亿-22万亿美元,所以这是美国股市证券化率首次突破200%。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或者说是一个重要信号。

道指从去年2月底抵达巅峰29600点,一直到现在道琼斯都徘徊在30000点左右。2020年以来基本在筑底,30000点左右是道指徘徊不前的地方。

纳斯达克虽然在2020年的攻势很猛,但它利用它头部的十大移动互联网公司来推升指数,同时驱动它的市值狂奔。在2020年特朗普没有上限的量化宽松政策的大水漫灌、过剩流动性的推升之下已经达到极致。

董登新认为,拜登政府不可能在特朗普政府的基础上进一步加码,或是继续大幅度加码,因此随着美国复工复产,一部分流动性可能会回撤;过剩流动性所驱动支撑的纳斯达克的狂奔基本上也到了尽头。

如果美股这轮熊市在中国春节之后开启,董登新认为整个熊市的持续期大致是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美国股市相对可能会有一个阶段性的下跌,当然它的跌不会一步到位,而会呈现波浪式的下跌。

董登新表示,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足以和美国抗衡,世界两大经济体的股市上也形成了双寡头抗衡的格局,中国的股市已经独树一帜,它过去不会跟随美国一边倒,现在更不会。再加上中国沪深港通开放力度越来越大,境外机构国际资本进入中国的管道越来越方便,市场摩擦系数越来越小,这也使得中美两个市场的运行周期在错位的情况下,东方不亮西方亮的格局正在形成。

美股从历史高位头部往下走是必然,但A股的市场仍然有较大价值投资空间,大量中国的新经济公司是高成长的。

随着注册制马上要全市场覆盖,可以说中国的上市公司可以为境外机构国际资本提供更大的投资空间。

董登新表示,中国的市场或许能成为美国市场的互补,或者是避风港湾。两大市场平衡,可以平滑世界市场的走势和投资者的收益,这应该是很好的一个格局。

(责任编辑:郭晨琦_NBJ9931)

RIPRO主题是一个优秀的主题,极致后台体验,无插件,集成会员系统
体育比分_体育赛事_足球赛事 » 散户厌倦了做空 抵不住美股“短熊”将至
友情链接:新2娱乐 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www.hg0088.com hg0088.com www.hg0088.com 真人现场娱乐 视讯真人娱乐平台